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资本动态|南京聚隆:一家蹭热点“出圈”的神

发布日期:2020-07-30 00:30 作者:亚洲游戏

  牛市第二阶段上攻蓄力中?军工、医药等牛股倍出,牛市情绪仍在,你还不上车?

  上半年,口罩、头盔概念交替站上风口。主营改性工程塑料的南京聚隆(300644.SZ)既没有错过口罩的机会,又沾上了头盔的热度,股价喜提多次涨停。

  在此期间,不仅倒卖熔喷布、头盔的“倒爷”捞了一笔钱,南京聚隆的4位股东也接力般地抛出减持计划,合计减持金额近5400万元,赚的盆满钵满。

  在深交所、江苏证监局接连下发关注函、警示函下,南京聚隆及董事长刘曙阳等相关人员受到通报批评,公司的“网红”滤镜逐渐被撕开。

  实际上,去掉“滤镜”的南京聚隆,业绩并不算美丽,近年来公司营收连续下滑,上市两年赚的钱加起来还不及上市前一年的净利润。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口罩成为每家每户必备的“刚需”。其中,原本不为人知的熔喷布因具备屏蔽细菌的作用,是口罩中的核心面料,转瞬成为市场上热炒的对象。南京聚隆很快就搭上了“风口”。

  2月28日,南京聚隆在微信公众平台发布文章称,公司成功开发出可用于医用口罩的无纺布用聚丙烯熔喷专用料系列产品,并在文章留言中回复称“目前该系列料已经量产,日产量50吨,后续会继续增加产能”。

  2月28日至3月5日,南京聚隆多次在互动易平台上回复投资者称,公司近日开发出的聚丙烯熔喷专用料可以应用于口罩生产,已部分量产,已有销售。

  随后,“口罩概念”迅速发酵,南京聚隆股价也一路上扬,3月5日至3月9日期间连获3个涨停板,股价最高涨至46.52元/股。

  在此期间,也有投资者曾拷问公司“为何还没发公告”,就此,南京聚隆回应称,公司严格按照规定进行信息披露。然而,直至3月6日,南京聚隆才在披露《股价交易异常波动公告》时表示,目前聚丙烯熔喷专用料已有部分量产,后续将有所增加。

  连续的股价异动引起交易所的关注。3月9日,深交所对南京聚隆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聚丙烯熔喷专用料系列产品的具体研发情况、销售收入占比等情况,并说明是否存在以公众号文章及互动易平台回复替代临时公告的情形,是否存在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的情形。

  3月10日,南京聚隆回函称,公司开发出聚丙烯熔喷专用料产品与同行业上市公司相比规模偏小,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不大,对公司主营业务不会产生重大影响。并表示市场上聚丙烯熔喷专用料后期存在产能过剩的风险。

  公告发出后,南京聚隆股价“熄火”。4月28日,公司股价一度跌至27.45元/股,较3月9日的高位下跌了40.99%。然而一波未平,公安部下发的一纸通知再度“点燃”了公司的股价。

  5月以来,公安部部署展开“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多地宣布严查摩托车、电动车佩戴头盔的情况。头盔价格应声上涨,“头盔概念股”也火了一把。

  财经网注意到,5月15日,南京聚隆回应投资者称“公司高分子改性材料可以应用于头盔。”随后5月18日至20日,南京聚隆连续3日涨停,股价累计上涨33.12%。

  5月20日晚,南京聚隆再度披露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回应称,公司应用于头盔的原材料产品仅有少量销售,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很小,不会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影响。

  因未在微信公众号、互动易回复中客观、完整地反映聚丙烯熔喷专用料业务的实际状况,涉及信息披露不完整,南京聚隆于7月24日收到江苏证监局下发的警示函,同日,公司及董事长刘曙阳、总裁陆体超、董事会秘书罗玉清被上交所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

  引人侧目的是,南京聚隆释放利好吸引投资者入场的同时,公司多名股东迅速又精准的进行了顶格减持。

  2月24日与3月2日,南京聚隆发布股东减持计划的提示性公告,披露4名股东的减持计划。

  其中,公司第六大股东高达梧桐计划减持63.8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977%;股东南京奶业计划减持28.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45%;股东蔡静计划减持28.8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4503%;股东舜天经协计划减持17.2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27%。

  这四位股东所减持的股份均来自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前的股份,高达梧桐、南京奶业、蔡静曾承诺,每年减持的比例不超过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20%。而此次上述股东披露的减持股份数额,均是其所持公司股份的20%,即均按规定内进行了顶格减持。

  随后,2月28日至3月11日期间,上述股东在公司股价处于高位时完成了减持,合计减持金额为5397.7万元。其中,蔡静、舜天经协则“精准”的在3月9日股价最高点分别减持了14.4万股、8.73万股,减持均价分别为46.53元/股、46.82元/股。

  3月26日,南京聚隆再度披露公告称,公司副总裁蒋顶军计划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0.1875%。截至7月20日,蒋顶军尚未减持公司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自限售股解禁以来,南京聚隆股东接连不断披露减持计划,公司股东曾因违规减持收到监管函。

  2019年2月1日,公司股东高达梧桐披露拟减持不超过80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1.25%,占其所持股份的20%。

  截至2019年6月10日,高达梧桐累计减持80.75万股,超出减持计划7500股,违反“每年减持不超过所持有南京聚隆股份数量的20%”的承诺。

  另外,高达梧桐持股比例下降到5%时未按规定及时披露权益变动报告书,也未在履行报告和披露义务前停止卖出南京聚隆股份。对于上述违规行为,深交所于2019年6月对高达梧桐下发了监管函。

  南京聚隆主要从事改性工程塑料材料的研发、生产及销售,拥有高性能改性尼龙、高性能工程化聚丙烯等产品系列群,广泛应用于汽车、高铁及轨道交通等领域。于2018年2月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上市不久的情况下,股东为何纷纷离席呢?从公司近两年的遭遇和业绩表现或可看出端倪。

  1999年,吴汾婉拒了外商开出的30万年薪的待遇,辞去国企的工作,与12个同行一起凑了118万元创立了南京聚隆化学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也就是南京聚隆的前身。

  成立不久,公司就承接了国家铁路交通体系全线提速中工程塑料配件的攻关任务。吴汾携技术人员奋战了20多个昼夜后,南京聚隆生产的高性能尼龙通过验收,这也让公司拿下了成立后最有价值的一份订单——为设计时速300公里的秦沈高速铁路生产高性能尼龙。

  在吴汾的带领下,南京聚隆迅速成长。2014年公司营收突破9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0.42亿元;2015年净利润涨至0.75亿元。吴汾本人则作为国家标准《热塑性塑料注射成型收缩率的测定》起草人之一,被聘任为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工程塑料专家委员会专家顾问,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吴汾作为第一大股东兼任董事长、总经理,主要分管技术研发、外部沟通及客户关系维护,对南京聚隆的意义不言而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2016年2月南京聚隆接受上市辅导的2个月后,吴汾不幸于南京病逝。

  吴汾病逝后,吴汾持有的公司股份由其丈夫刘曙阳、其女刘越继承,刘曙阳、刘越、其亲兄弟吴劲松、其母严渝荫四人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合计持股46.46%股权,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刘曙阳继任公司董事长、总裁,吴劲松任公司董事。

  一个企业如果要远航,离不开好的舵手。离开吴汾的南京聚隆,净利润在2016年登顶后便走上了下坡路。

  2016年,南京聚隆实现营收9.03亿元,归母净利润0.79亿元。而在随后的2017年,公司实现营收10.24亿元,同比增长13.33%,净利润则下滑至0.56亿元,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景象。

  2018年上市当年,南京聚隆业绩再度“变脸”,实现营收10.18亿元,同比下滑0.54%;净利润则降至0.23亿元,同比下滑59.2%,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仅685.13万元,同比下滑86.35%。

  对于业绩下滑的情况,公司表示,主要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同时四季度汽车销量下降导致销售收入下降,以及研发支出和人员薪酬等费用增加的因素。

  2019年7月,刘曙阳卸任公司总裁一职,由陆体超接任。据披露,陆体超出生于1970年,2014年1月至2017年9月期间,曾在同行企业金发科技(600143.SH)担任副总经理、营销副总经理的职务。

  2019年原油价格回落,国内聚丙烯(PP)市场均价为9535元/吨,同比下跌10.53%;尼龙PA6均价1.36万元/吨,同比下跌21.44%。南京聚隆表示,受益于上游原材料价格回调的影响,公司实现净利润0.29亿元,同比增长27.13%。

  然而,分行业来看,公司收入占比最大的汽车零部件领域营收同比下滑27.43%,收入占比从71.27%降至58.02%;分产品来看,公司高性能工程化聚丙烯收入同比下滑20.95%。与此同时,公司实现营收9.53亿元,同比下滑6.38%。

  财报显示,南京聚隆的业绩颓势暂未改善。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收1.5亿元,同比下滑39.21%;归母净利润0.05亿元,同比下滑15.95%。南京聚隆表示主要受疫情影响,公司及下游客户复工时间延迟,销售收入下降。

  或许值得思考的是,业绩连年下滑、股东频繁减持的情况下,公司仅靠“蹭”热点又能否撑起未来的股价呢?


亚洲游戏
亚洲游戏